春秋玉器之龙形纹饰

世界湾艺术馆2018-07-09 23:54:03






喜欢春秋,缘于春秋这段历史和春秋的人物。春秋(公元前770-公元前476年,东周前半期历史阶段)之名肇于孔子删订《春秋》,时周王朝衰微,群雄争霸,诸侯国间的战争频起,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更促成了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由卜巫的宗教文化向理性人文文化的历史转型。纵观春秋,管鲍协齐、介推焚山、皮赎百里、勾践尝胆、简子思贤、董狐直笔、专诸鱼肠、要离断臂,志士英豪,跃然眼前;春秋论语,左传国语、墨翟兼爱、邓析两可、老聃无为、庄生逍遥、诗思无邪、楚歌猗兮;诸子百家,异彩纷呈。正是短短三百年的灿烂文明,孕育了中国几千年来的哲学思想、文学艺术等多方面意识形态的本源,甚至定格为历史不可超越的辉煌巅峰。


春秋时期玉器


展开春秋玉器的篇章:河南黄君孟夫妇墓、三门峡虢国墓、淅川下寺、桐柏县月河、山西金胜村赵卿墓、江苏吴县严山、湖北曾侯乙……这些地方出土的玉器造型之奇巧,技艺之精湛,令人惊心动魄、叹为观止。因为喜欢春秋,不知不觉中积攒了几十件春秋玉器,标本类则更多,一直想对春秋龙形纹饰作系统的梳理,憾尚未成型.


关于曾侯乙玉器断代之浅见

湖北曾侯乙在学术上断为战国早期,那是对墓葬的断代。据考,曾侯乙于公元前433年下葬,墓葬大量的铜器明确被证明为前几代曾侯的遗留,或是楚国赠物。我个人认为,小小曾国,能够拥有如此宏大的墓葬和如此精美的青铜随葬品,在距春秋末年短短四十余年间是不可能创造出来的,精美绝伦的玉器更是需要漫长的制作过程,因此绝大多数应是前期遗存。另外,无论从型制上还是风格上,曾侯乙墓出土的372件玉器中起码半数以上,特别精美具有代表性的,都应是春秋晚期。如兽面纹玉琮、动物形半琮、金缕玉璜、虎形佩、鸟首形佩、组合式玉剑、玉梳、十六节龙凤佩、四节龙凤佩、对龙、对璜、方形玉镯、铜刀玉首、内外绞丝封边变形龙纹璧、等等,还有一定数量的改制器。


单勾印刻龙纹玉佩


春秋早期纹饰,上承西周斜刀的单勾阴线,由简变繁,进而为多个双勾阴线龙头纹呈于一器。



双勾龙头纹饰玉佩




浅浮雕玉片


由早期的双勾龙头纹进行减地,使纹饰呈浮雕状隐起,成为春秋的主要定式。再在舌头或是眉部加以绞丝,使繁密的构图更具有装饰效果。


玉环


不仅舌头表现为绞丝,还在上颌处加饰细密的鳞片,这是楚式玉的典型特点。(参见江苏邗江甘泉军庄东汉墓出土的一件春秋晚期的两截式玉龙首璜)


玉璜


有发束的绞丝纹。


玉璜


两龙头折向构图,共用腮须,有填补空白的作用,也呼应眉部的绞丝,平衡了画面关系。


玉璜

在龙身中部大量运用同样宽度的绞丝纹,使画面在统一中更有疏密对应。


玉璜


这种不减地的浅浮雕纹饰,再加以不同形式的阴刻线,显得很是紧密。琢制比减地的更省工省时,在春秋中晚期的楚式玉中不失为一种新颖的手法。


玉璜


整体完全是细密的绞丝纹和少部分鳞片,龙形蜿曲盘错,这种构图非常特殊。


玉璜


两龙头反向构图,吐舌为典型的绞丝纹,两龙头连接空白处饰以斜线。侧面延续主面的纹饰,使整器有连绵不绝之感,绞丝应是两龙头头顶共用的鬃毛。


玉璜


所见过顺向独立龙头疏隔排列的唯一典例。


玉钩


额头的鳞片和腹部的V型斜线,很形象的表现手法。两侧身上是具象的龙头。


玉瑗


四枚龙头纹饰在璧环类是典型的排列方式。绞丝(斜线)不仅仅在眉部,在圆周上等距离地再补充排列四枚绞丝,也是为了构图的统一。


玉勒子


龙头还是很具象,绞丝已经简化为斜线。


玉瑗


龙头纹饰开始在解散,具有后来谷纹的雏形,但依稀中还是能辨认,眼睛则已经消失。


玉璜


解散的龙头纹饰,可以说是战国所有纹饰的基础。如谷纹、云纹、桃心纹等。


玉璜


主体是浮雕状隐起的变形龙纹,尽量利用在减地部分加饰有绞丝、鳞片、月牙状三线,令整体纹饰极为繁缛,这也是楚式玉器流行的装饰手法。(春秋纹饰中,绞丝、斜线、鳞片、网格,外缘都是呈封闭状。)


玉环


鳞片纹饰的典型表现。


簪头


下面是兽面,两侧为凤鸟头。简化的龙纹元素表现得很自由,其间的绞丝、鳞片,加强了中轴线的视觉效果。


玉勒子


简化龙纹元素的高突,严格按中点对称,精巧的绞丝纹打破了构图的呆滞。


玉勒子


解散的龙纹元素按节有规则地排列组合,绞丝、勾线很自由灵动地穿插其间,工艺异常精细,是春秋晚期的重要典范。


玉瑗


四枚相同的解散形龙纹和绞丝,在环上呈顺向等距离分布。


玉柱


手握,两端纹饰。龙纹符号对称的围绕中心环形绞丝,很有图案效果,小圆圈不像是表示眼睛。


玉璜和玉琥


只是简单的阴刻线,无论有无眼睛,都还是能找到具象的龙头。


玉瑗


不太相同的简化龙头纹在环上呈顺向排列,小圆圈代表眼睛。


玉勒子


龙头纹已经解散殆尽,存留的元素在春秋后期变得更加随意,但还是左右有规律的相同造型分为四组。另一面的凤鸟形纹饰还是很具象,以细密的斜线装饰两端。


玉勒子


在每个节上,通常用同样的简化龙纹元素表现。


玉璜


不按节排列,非常程式化的表现手法。


玉璧


虽然耳(或称角)的元素还是存在,但从另一面的打稿痕迹看,似乎已不再刻意地表现为龙纹了,简约的涡旋纹符号已然开战国谷纹的先声。


玉佩


四个角上出廓部分非常另类的表现,可以想象为有头有尾的抽象龙形。


玉璧


精致的工艺,勾连间凹凸奇巧,在园周上分为均等六份的抽象龙形略有差异,已开谷纹之先河。


玉片


这种双阴线反向斜刀工在春秋晚期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表现形式,龙头纹具象,龙身抽象,眉部斜线,吐舌用三条平行线作夸张的表达,网格纹有序地装饰空白。整个画面疏密有致,映光闪烁,煞是精彩。


本文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