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代社会,漆器为何能在日本盛行.

艺缘清华2019-05-26 01:49:07

? ? ? ? ? ? ? ? ? ? ?

? ? ? ?漆器是生漆涂敷在素地胎体表面,形成保护膜制成的生活用具。漆采自漆树,8~13 年生成熟漆树被切伤后,取主要成分为漆油的树液加工而成。刚采取的树液呈乳白色,经过空气氧化后变褐色,称为“荒味漆”,其中掺杂有杂质,树叶树皮都有可 能混入其中,加热过滤后生成“生漆”。再经由搅拌,加热,直至水份仅余3%~4%,继续搅拌,使漆酶作用“干燥”,为保证漆酶的活性化,此时加热温度要保 持在40度左右。依据光泽度、透明度等特性控制漆的品质,添加干性油、天然树脂和铁粉,再次过滤后而成“精制漆”。胎体可以是木胎、竹胎、皮胎、陶胎等。以木胎为最多。漆液在器物表面干硬就成了一层薄膜,不易剥离,能耐酸碱。经过多次的髹饰后,器物表面闪现出亮丽的色泽。?

? ? ? ?唐代在我国历史上是一个光辉灿烂的时期,各种工艺美术都很发达,并且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当时的日本和我国交往极为密切,派有大量僧人及留学生来唐学习文化艺术。日本奈良仓院至今还珍藏有许多极为精美的唐代工艺品,其中有金银平脱、螺钿平脱和镶嵌漆器等。日本把从中国学来的东西消化吸收,深化为具有自己民族特点的艺术,并不断拓展其领域,探求其精义,将漆艺推向前进,最终得到世人的公认。



? ? 中国漆器讲究大气磅礴而且又讲究藏而不露



日本漆器则讲究色彩明亮极尽富贵华彩之能色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国宝八桥莳绘螺钿砚箱




漆器:描绘黑江椀漆器制作的浮世绘版画




? ? ? ?现代日本着名工艺美术家柳宗悦先生(1889-1961)在《工艺之道》的序言中这样深情地写道:“工艺之美表现为“民众”,“实用”、“多量”、“廉价”和“寻常”的平凡世界的深深的缘分。”

? ? ? ?柳先生是“生活派”的倡导者,他的理论为“生活派”漆艺提供大理论支撑,也唯有此派真正实现了漆艺之“用”,更为我们解读现代日本漆艺兴盛提供了事实依据。

? ? ? 日本人认为:世界现存最早的用金属粉绘纹磨显的作品,是现藏于日本“正仓院”的“末金镂唐大刀”。然而中国浙江余姚市河姆渡遗址中发掘出的加工较细、保存较完整的涂漆木碗被测定出是6200年前之物,日本北海道南茅部町的垣之岛遗址中出土的涂漆土器和涂漆纤维是9000年前的绳纹时代前期之作。日本漆器界和研究者公认日本漆器工艺最早传自中国汉代,唐代鉴真东渡日本曾带漆器和漆器工艺到日本,他圆寂前由弟子制作的夹纻干漆造像成了日本国宝。日本虽早有漆树种植,但毕竟国土狭窄,当今的漆树种植数量满足不了漆器生产需要,因此日本漆大部靠进口,比如轮岛涂所用的漆就有95%来自中国。我以为漆器、漆器工艺直到漆,在中日之间,是一种文化交流。

? ? ? ?现在的许多中国学者对日本漆器的论述和对其工艺高度评价,论述中也多提到今日国人对漆器知者甚少,更有文章说到“发源于中国的日本漆器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对于这些论述,作为一般人的我有同感,最后说上两句。

? ? ? ? 日本人酷爱漆器,大至家具、佛龛,小至餐具、茶具、盘、盒等成套的生活用品,需求很大。借助现代科技研究漆器,如东京艺术大学,轮岛、镰仓等传统产区研究机构借用X光等进行分析、鉴别,漆器的原料配方、传统技艺和艺术造型等各方面都取得很有价值的成就。“匠人”社会的日本,漆器都是在个人工房(作坊)中制作出来的。漆器工匠几代、十几代,几百年间,一脉相承地坚守各自独有的传统漆器工艺,但随着时代发展,他们思想并不墨守陈规地更新着漆器的装饰形式和图案。日本漆器有一整套流通过程,使它走进了当代市场化,这可能也是漆器可以在日本盛行的一些原因。

? ? ? ?而中国漆器,曾遍地开花,也曾几度兴衰。至今保持的高度工艺技术无可挑剔,但今存制造地仅有江苏扬州、山西平遥、福建福州及北京、四川等地不多的数处工厂。扬州漆器工艺全般,曾多次用作中国领袖赠送外国元首的礼品,平遥有独特的最后一道工序是用手掌推光的推光漆器,福州的是独特的脱胎漆器,但它们有个共同之处是形式陈旧而未贴近生活、未重实用性。它们适合过去宫廷、权贵家族、殷实人家胃口,但你很难让今日新富将她拥有的名牌货放进一个绘有龙凤呈祥、古代神话、才子佳人内容的漆器首饰盒中。四川凉山彝族漆器从杯盘壶碗筷到桌椅板凳、手镯、马具,无一不是贴身日常生活用品,但它少有流通渠道,因而未能走出比西昌更远的地区。

? ? ? ? 其实,中日漆器制作技法同样精湛,且有相互交流,日本漆器不同于中国的是它的构图简洁、明快、流畅。手捧漆器便可感受到柔和温润又坚定有力的质感,从悠久走到现代探索未来时,漆器工艺千年传奇历史不断被崭新思维敲击着发出巨大的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