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都十年无大师 三宝江山谁来守

中国艺术官网2018-12-25 02:09:19

核心提示:

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揭晓之后,人们惊讶的发现,二百年来为中国争得无数荣誉的福州漆艺行业,居然再次遭遇“全军覆没”!

相比较其他行业的祝贺声音,福州漆道中人的选择是:集体噤声。

本台记者从2018年3月初开始,对漆都福州、瓷都景德镇以及当前漆器产业相对较发达的扬州、南京等地展开了一轮调研,试图通过比较寻找出漆都看似已繁华落尽的原由,更期待通过对有识之士的拜会,听到如何让漆都福州再现辉煌的高见,以飨“漆道中人”。

漆都福州:传统脱胎技艺保护基地之殇

资料显示,2005年8月中旬,福州市人民政府首次动议建立“福州保护传承脱胎基地”,地点就设在远洋路,这里曾经是福州第二脱胎漆器厂的一处厂房。

《漆苑有路何为径?》

在上世纪中叶的“一脱”“二脱”厂,是福州人眼里的地标。

从2006年5月开始,包括陈天灨、陈秋芳、沈克龙、许德越等知名漆艺家及一些民间艺人陆续入驻这里。这些民间艺人中,有的家族四代传承制漆,其中有些还是清末着名漆艺家的后人。

基地建设之初,为了留住人才,福州市政府给出了免租金等一些非常优惠的政策。漆道中人将这些艺术家和经营户,称之为脱胎漆艺的“守宝人”。这个地方后来换了两次名字,第一次改为“福州漆艺苑”。其后因为换了新东家,改成如今的“福州市漆艺制作中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也成为观光客来福州看漆器的首选地。

如今,福州漆艺制作中心与这些“守宝人”们,却成为一对冤家,以致打起了官司。福州漆艺制作中心称这里的一些商户“违约”,而商户们称“有些管理者搞小山头,他们在挖脱胎漆艺的墙角。”

2018年4月18日,在福州漆艺制作中心,记者试图拍摄一张“中国脱胎漆器之都”荣誉牌的照片。被副总陈显忠拒绝拍摄时,一位老人突然冲过来,一边拉拽记者一边说:“我都七十多岁了,我什么都不怕!”

陈显忠和这位老人表现出来的激动情绪,令记者觉得很意外,于是问这位老人家;“您担心的是什么?您不怕的又是什么呢?”这位老人并没有回答,他走向里间办公室,同时用右手的中指指向了天空,他说自己要开会。

在制作中心门口的保安室,一位着便衣的小伙子拒绝了记者的参观要求,他的理由很奇葩:“这里是重点保护单位”。记者询问是谁在重点保护他们,他的回答是:“有事问领导,我不跟你打口水战”。

保安室对面墙上张贴的自来水缴费单,用户名居然还是福州市第二脱胎漆器厂,不知道谁还在为倒闭的“二脱”埋单。

2018年4月10号,要随政府访问团去意大利参加“福州日”宣传活动的陈天灨,在制作大漆手镯等一些小物件。

陈天灨参加过很多次国内外的艺术品展,非常有经验。他知道外地人和外国人只要看到福州脱胎漆器,都会赞美甚至尖叫。这次他打算用这些漂亮的小饰品来吸引外国朋友的眼球。

面对即将公布名单的全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陈天灨笑得很轻松,他已经连续第二次在国大师选拔中落选,但他不觉得这是“水平问题”。

与陈天灨一样,很多人觉得他的落选“不是水平问题”。

扬州:风光无限的漆器产业

2018年4月20日,扬州的天气很好,漆器厂谢世强厂长和孙卫华主任的热情,与扬州的美景一样令人如沐春风。

扬州漆器厂的接待室,靠窗墙边有一面比人还高的嵌玉漆屏风,很气派,画面也非常喜庆。两边的大橱架设计成了荣誉墙,满满摆放着扬州漆器厂厂史上曾经获得的许多奖状。

号称漆都的福州,漆器行业有五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而扬州漆器厂有四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一名国家级行业大师、十名省大师、十位省名人。放眼全国,跟任何地方相比,这在一个三百多人的工厂,都是个了不起的数据,近年来扬州漆器厂最好的年销售量曾经达到过1.3亿元。

谢世强厂长很健谈,也很直率。为扬州漆器厂取得的成绩,他感到非常自豪。对福州漆艺家当下面临的窘境,他觉得:“跟福州漆器一脱厂、二脱厂曾经的辉煌相比,这真是一种悲哀!”。

谢世强对于扬州漆器厂的经验介绍,毫不保留:“过去我们经常去全国各地学习、交流,也去过福州好多次,在那里观摩、学习,交流经验”。在谢世强看来,国有体制的保留,当初虽然也经历了缺乏资金和市场疲软的阵痛,但是最大的优势是保留和培养了大批人才。所以现在的扬州漆器厂,无论是制作大批量的传统漆器,还是创新定制个性化的产品,做起来都能轻松自如。

作为一个知名企业的管理者,谢世强称能有目前的轻松局面得力于很多方面,最重要的是政府在人才选拔机制方面路径很广,有一些很灵活的政策。

谢厂长举了这样的一个例子:江苏省的“乡土人才技能大赛”,可以用作品说话,将一些优秀人才破格提拔,非常优秀的可以从初级职称直接调到高级;中级职称可以直接调到研究员。让真正出类拔萃的人才,跨越传统机制中刻板的时间等待而大放异彩。

在人才培养方面,扬州漆器厂顺应产、学、研自然形成的体系,将退休的国家级大师返聘,指导年轻人学习。同时厂里有专门的部门,专人负责为技术人才的职称申报、作品展示等做好材料准备工作。

孙世华主任清楚记得她6年前参观福州脱胎基地时的情形:“在那里我看过很多大师的作品,也看过很多老物件,福州的漆器很精美,非常漂亮”。

孙世华领着记者一行,参观了厂房里的多处生产线,还特地安排记者参观了扬州漆器艺术馆及漆器珍宝馆。

坐落在扬州市繁华地段的扬州漆器艺术馆内,从标价十元的机压大漆指环到价值六百多万的名家雕漆立屏珍品,可出售的漆器多达上千品种。这些漆器摆放在大厅的柜台内外,在精心布置的灯光环境下,显得琳琅满目、熠熠生辉。

《琳琅满目的扬州漆器艺术馆》

景德镇:千年瓷都,风采依旧

2018年4月12日下午。景德镇中华陶艺村门口,董事长陈金冰在巡视他的新都手工茶具城工地,对面是着名陶瓷艺术家子轩的工作室——轩黄经舍。子轩在里面画设计稿。

陈金冰是福州人,2000年到景德镇投资文化地产,成功开发了新都民营陶瓷园。

丁林斌是上海人,号子轩,2013年来景德镇从事艺术创作,被当地报社领导视为难得的人才,盛情相邀之下留在了瓷都。

2003年,陈金冰把新都陶瓷园里配套开发的别墅群,命名为中华陶艺村,将31套别墅以“国家级陶瓷大师可以半付现金半抵作品”的方式,半卖半送给陶瓷大师。时值景德镇现代陶瓷大师瓷产业形成的风口,三年后新都陶瓷园用别墅换来的大师作品价格升了十倍。

子轩初来景德镇时,在附近的农家租了一套房子,潜心在那里研究瓷土的特性,他做了无数的试验。子轩的专长首先是设计,后来比设计更出名的,是他的字。子轩爱喝茶,交朋结友大多是在茶席上。通过茶,通过瓷,很多人知道了子轩,他成了景漂一族里的知名人物。子轩的打扮看上去像个道士,聊到开心处,他挥毫写了一幅字:一路漆柱香。并即兴抚琴一曲,说要为中国漆艺祝福。

《子轩抚琴,福州漆兮》

景德镇有很多像新都手工茶具城这样的陶瓷卖场,可是陈金冰最近忙得有些不可开交,按照他的设想,新都手工茶具城要构建的综合性功能非常强大。这里有景漂人才党支部、这里正在建设一个红色主题的陶瓷博物馆、这里有即将开烧的老式柴窑。

《瓷都有景漂,漆漂何日来》

很多旅行社都知道,在新都这样的卖场里,只要旅游大巴停留可能就有红包打赏。卖场不会要求导游特别推荐,更没有人强行向游客兜售。景德镇人说他们有“一万种办法”让游客自愿掏腰包购买纪念品,因为那些瓷器实在太可爱了。

南京:长北教授的家,那些发自肺腑的期盼

2018年4月22日,南京,长北教授的家。

张燕教授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系上了一条围巾,手微微颤抖。她向记者解释因为开过刀的嗓子还没好,不能多说话,同时她希望记者称呼她的笔名“长北”,这个笔名演绎于半边张燕。

随行摄影记者在拍摄书橱里那些排得满满的着作时,她拿起事先理好的提纲,眯着眼睛读了一遍。

长北教授用一个定位作了开场白:“至少我是最有良知的专家”。

她将两本自己写的书放在面前,缓缓打开了其中的一本,轻声的开始了自己的谈话:“要是谈中国的漆艺,特别是谈当下的漆艺,毫无疑问,福州是第一。我在多篇文章里写过福州很多的第一,举办漆画展全国第一、全国美展拿奖牌第一。福州诞生了沈绍安、李芝卿、高秀泉等一系列对中国漆艺有深远影响的‘大家’,这些,‘大家’毫无疑问是当之无愧的。说福州是现代漆画的摇篮、前哨阵地和学校,怎么说都不过分,这是我对福州的评价。福州当下也是中国漆艺创作最活跃的地区,如果我要列举福建优秀的艺术家,说一百个人的名字也不难”。

长北教授双手比了一个十字,她如数家珍般一连串报出了许多福州漆艺家的名字,同时点评了很多人的艺术特点:“俞峥能做立体能做平面,能做漆器能做漆画,而且她的作品突破了当下的甜俗、妩媚的审美观,显得比较厚重;沈克龙一反当今的潮流,返璞归真。追溯古人悠久的历史传统,往天地大美去寻求根源;陈金华的漆画我就非常看好,绘画性极强、技艺娴熟…福州的漆艺家堪称群星璀璨”。

大概是嗓子有些痛,长北教授用双手从两侧按了按腮部:“但是,我对中国漆艺界包括中国工艺美术界的期望是,不要着急大批大批的去评什么大师,而要扎扎实实的恢复传统技艺,尤其是恢复核心技艺。如今有几个人能做出王维蕴先生当年那样的脱胎荷叶瓶?有几个人能做出李芝卿先生当年那样的绿薄料漆印锦璎珞瓶?还有几个人能做出当年扬州江千里先生所做的手工大漆研磨的薄螺钿么?”

说起当下漆器行业存在的品种单一化、审美单一化等问题,长北教授叹了一口气:“非常令人堪忧啊!我以前参观的福州的台彩、台填技法没有了。要用大漆材料,天然木胎,也就是日本人说的本间技,中国人说的光底漆胎。还要能自己做造型,这才是真本事”。

交谈过程中,长北教授没有喝水,却多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凭良心说,为了扶持漆艺,国家投了很多的钱。可是坦白讲,很多人表面文章做的多,实在功夫下得少”。

《为漆艺传统而忧的长北教授》

关于大师评选问题,长北教授直言工艺美术行业评大师过猛过速,非但不是好事,甚至成为各行各业的笑话,要跳出行业的高度来看。大师评选不能太泛滥,真正的大师是时代性的,要有超越古人、超越时代、超越同行的贡献。

从早些年评选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到台湾的几位漆艺名家,还有福建的郑力为、唐明修等,长北教授再次数出了很多大师和不是大师的“不同凡响的名字”。

长北教授双手合掌:“我建议福建杰出的艺术家们,不要站队去挤大师名号,要为‘杰出艺术家’的名头自豪!”。

采访结束时,记者预定的一束鲜花才刚刚送到,长北教授脸上露出了那束鲜花一般灿烂的笑容。

福州:漆艺江山谁来守?

2018年 4月16日,黄时中工作室:

从上午9点进门到采访结束,记者听了5个半小时。

黄时中大师是高秀泉的关门弟子,学艺中途听从高秀泉的指派,在李芝卿工作室用三年“做别人的事情,学自己的手艺”。

他被冠以脱胎漆艺界“最正宗、敢说话”的特点。他反对脱胎漆器的说法,认为定义不精准,因为传统漆器有木胎、有皮革胎、有金属胎。

黄时中在回忆师傅高秀泉的往事时,眼里含着泪:“高秀泉师傅真是一个好人呀,真是一个大好人呀!”。

他说与记者相聊甚欢,中午一定要请吃饭,黄大师让儿子黄文华买单,但多年来他不准黄文华参加各类名头评选,要他先把自己的手艺学好,把自己的事做好。他说“不准”二字时,黄文华一边在给漆瓶推光,一边摇头憨笑。

黄时中反对以“综合材料的名义”使用化学漆。

在他看来:“大漆艺术,唯美是图”。

《黄时中:大漆艺术,唯美是图》

2018年3月25日下午,上官俊华工作室

在上官俊华的工作室参观时,中国侨联常委林正佳先生首次提出要牵头为全国的女漆艺家成立一个专门的协会。他认为女漆艺家的作品有自己的特色,本身就是个很好的品牌。

在上官俊华工作室的三楼,一幅大漆屏风即将完成,她说这件作品做做停停,前后用时跨度了四年。原因只有一个,必须追求完美。

2018年4月10下午,三坊七巷。

漆艺民间高手林观铁和林彬三老师,在福州乡贤郭子耳那里泡茶。林观铁说自己名字没起好,不能观铁,要是观金那或许就跟彬三一样成省大师了。

彬三老师不说话,不间断的抽烟、喝茶,他很爱笑。

《福州漆艺,高手在民间》

2018年4月10日晚,闽侯

武夏红在工作室里一边给大漆手镯针刺签名,一边喃喃自语:“新时代福州漆艺家的作品,要有代表性、要有影响力、要有创作个性”。

《漆艺家武夏红,也是个音乐家》

2018年4月11日下午,仙游

工作室隔壁的邻家小妹领着一班人走进来,她说从俞老师泡茶的姿势,都能看出她身上的那种女王气派。

俞峥一边笑着,一边为客人一一打开橱窗拿漆器。这拨客人是从中央美院慕名而来的,专门来买她制作的大漆扳指。

实习记者说:俞峥老师的大漆作品太美,令人拿得起,却舍不得放下。

《倍受长北夸奖的俞峥与她的大漆汉服》

2018年4月16日,下午,王庄小区

82岁的省大师林源皮肤白皙细嫩,像个小青年。50多年前他参加了马王堆漆器的复原工作,以后只做了一件事,用同一种纹饰、同一种色彩、同一种器物说两千年前的漆语。在他心中,这就是传承。

他希望年轻艺术家多出去展示作品:“我有一次在北京参展,一天就卖了三件器物,首都识货的人多着呢”。

2018年4月26日晚,左海公园

汪天亮很自豪自己的漆艺术创作始终走在时代前沿,同时很开心闽江学院的中国漆产业创业基地,正在摸索一套行之有效的人才培训模式。

2018年4月27日下午,佳信海坛控股集团。

总经理柳书苗是个当过兵的读书人,不抽烟,很爱茶。

为什么集团会大力投资文化产业? 柳书苗的回答很简单:“借用一句名言,当价值仅限于商业利益,灵魂就会被取笑”。

柳书苗给部门负责人这样解读集团的三个一项目规划:

为推进中国漆艺的保护性传承与创新式发展,集团初步规划投资一亿一千一百万,在漆器行业,做点实事。

1.用一百万牵头成立中国第一个女漆艺家协会;2.用一千万拍摄一部宣传漆艺文化的专题院线电影,请漆艺家们自己来演漆艺家;3.用一个亿来设立一处综合性国际型漆艺美术馆。

柳书苗当天在公司下达了一个马上要落实的重点任务:各部门协同,配合沈绍安漆艺研究院,极力筹备运作“福州漆艺术精品到首都国家级博物馆,向共和国七十周年献礼”的展览,要高规格、严要求征集精品。此次展览费用不要艺术家们破费,由佳信海坛控股集团来资助。

2018年4月6日上午,三坊七巷总经理陈杰没有休假,他在办公室会晤了林正佳:“朱紫坊那一片区域,正在建设成为综合性的漆艺展示区,我们会大力支持福州漆艺的传承与发展”。

2018年4月20日,林正佳在微信中表达了对福建省新晋级的11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的祝贺,同时他告诉记者:“要在以后的评选中,极力推进漆艺大师的参评指标单列”。

否则,中国工艺三宝的脱胎漆器,江山谁来守?

中国中文卫视记者凤遇武